新闻资讯

未来世界的现实应用场景 人类消失了……

2019-07-30
“普通的中国人对科技充满了乐观主义情绪,这跟普通的美国人还不太一样。”
 
 
“我相信10年后的世界,是人类和机器人共存的社会。如果看20年,有可能是100亿人类和几万亿机器人共同生活的社会。”
 
今年4月份的时候,初创资本董事长王映初在“中国投资年会上”这样表态。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投资机构,从成立之初起,就把方向定位全面扑向了人工智能领域。在第一批投资的14家企业当中,其中的13家是他们自己组建。
 
王映初浸淫于这个领域的时间不短,堪称老炮,他的眼光直接射向了10年后的世界。或许还没有等到这个时间周期,半年之后在深圳开幕的第18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(下简称“高交会”),或多或少已经把王映初大脑里对未来世界的蓝图雏形描摹了出来——因为,在距离高交会主会场300米不到的福田区大中华交易广场上,居然开出了一个特别的分会场:中国(深圳)国际无人系统展。

 
请看大屏幕:
 

当然,既然是来到深圳的无人系统展,光听这个高交会分会展的名号,首当其冲能让你联想到的应该就是“无人机”了,谁让驻扎在这里的无人机大佬掌控着全球80%的市场份额?无人系统展也果然没有让人失望,在这里,动态的无人机展演品超过20架,静态无人机展演品更是超过120架。
 
某种程度上说,无人的展会比有人的展会在纯粹和精致程度上有过之无不及,就像同期在广州开幕的2016年国际车展,熙熙攘攘的热心群众们买了门票俨然不是冲着各大厂商的香车去的。无人系统展上没有当下穿得足够少的漂亮姑娘,但绝对能够满足你对未来世界的充分想象——毕竟脑子是个好东西,但不是人人都有。
 
出现在展品台上的无人机们似乎已经洗尽铅华,开始逐一在市场需求和筛选下,露出真正属于高科技的真容。相比起前两年只具备拍照摄影功能的消费级无人机热潮,此时开始在正席闪耀登场的时间和舞台,交给了军用、商用和工业级无人机及其周边产品。
 
“专业无人机方面大家都还没站住脚,机会大把。表面看上去好像大疆也涉足这方面,出了个植保机什么的,但是远远没有他们在航拍领域那么可怕。”说这话的是一家以做消费级无人机起家、最后被逼的不得不向工业级无人机转型的企业。
 
让无人机有用起来,而不能只是一个会飞的拍照手机,这个市场还尚未成为一片红海,各路无人机厂商也八仙过海,带着自己的展演品各显神通。
 
成都一家科技公司带来了一架名为“大鹏”系列的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,它无需跑道就能在山区、丛林等复杂地形环境和建筑密集区起飞作业,一款长1.8米、重24.8公斤的“大鹏”固定翼无人机,能够连续飞行4小时仅耗油4升左右,计算下来成本20块出头。目前“大鹏”已经广泛用于测绘、巡线、监测、灾害预警等领域,一天能够“巡山”七八十平方公里。
 
除了“巡山”的功能之外,在偏远山区,“大鹏”偶尔还会担任“快递员”的角色:一项测试表明,这架无人机只需8分钟就能把重量在10公斤以内的货物从镇上安全送达车程40公里以外的乡村,而开车则须花费40分钟。
 
出现在无人系统展上的“大鹏”无人机
 
另一方面,警用军用无人机也开始在实际应用中崭露头角。《深圳商报》的报道里讲,本次展会使用的两架警用无人机,通过“多维智能感知”系统,即由智能视频、动态人像识别、认证合一核查系统等多种感知手段的安检扫描,能够从百米高空毫无压力地准确识别人面,并且通过地面手持警用PDA进行实时监测,并且这样的组合已经覆盖大部分场馆范围。著名表情包杨子先生的谶言在科技精神的指导下得已实现: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?
 
 
这里该杨子先生出场了,你们感受一下
 
除此之外,被火热翻炒的农业植保无人机也是赶上风口。去年造出了第一架油动直驱多旋翼无人机的深圳常锋,这一次带来了他们的常锋无人机升级版新品“常锋植保无人机”,考虑到“常锋植保无人机”今年在新疆顺利完成了20万亩的作业面积,单天作业面积达到1500亩,这台升级版的“常锋植保无人机”在技术参数表上看上去更胜一筹,凭借2-4亩/分钟的农药喷洒效率,单天作业面积提高到2000亩。 
 
 
烧油的多旋翼无人机长这样!
 
常锋无人机团队发布的新品是否真像汪峰老师唱的那样“是一个怒放的生命”?这个从哈工程自动化实验室走出的90后学生团队倒是值得期待。
 
在深圳,无人机是无人系统展上当仁不让的主角,但其他能够登堂入室的角色也不是吃素的。当百度在乌镇的国际互联网大会上高调展示自主研制的无人车时,一款名为“火凤凰”的装甲造型车亮相在深圳无人系统展上。
 
陆空尽在,岂能少了水路?发于珠海的“云洲无人船”已经广为人知,但在这次无人系统展上,来自安徽的科微智能所带来的两艘无人船“麻雀虽小,却五脏俱全”,在实现水文监测和水上救援的实际场景中不可小觑。其中黄色的无人船当遭遇有人突发落水时,能够以每秒6米的速度前往事发地,并借助附在无人船边上的气囊救助落水者。
 
 
科微智能带来的“小黄”无人船
 
逛完本届高交会无人系统展,当各式各样的无人机、无人车、无人船、无人水下滑翔机以及无人车间一一呈现在眼前时,你基本可以像王映初一样把眼光射向并不遥远的10年以后:一个人工智能逐渐替代人类的应用场景在脑海中浮现,无人化世界正在立体起来。也许到时候,会有另一个问题冒出来并寻求合乎准线的解决办法:无人化的社会里,我们该怎样与人工智能相处?
 
我一位刚受邀参加完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朋友,在离开乌镇的出租车上发了一条朋友圈莫名感慨:普通的中国人对科技充满了乐观主义情绪,这跟普通的美国人还不太一样。
 
空穴来风,在科技的蔓延和掌控下,这还真不是一个大同的世界。